您当前的位置 : 东北网  >  东北网国内  >  国内时评  >  新闻
搜 索
还有多少沉睡的“盲文试卷”
2017-05-18 16:37:05 来源:红网  作者:吴云青
关注东北网
微博
Qzone

  过去几天内,发生了一件事:视障女生小倩(化名)为参加大学英语四级考试,屡次申请盲文试卷未果,5月10日对教育部提起行政诉讼;16日,教育部考试中心回应:2017年6月全国大学英语四级考试将提供盲文试卷。

  对视障大学生来说,这是一件足以改变人生的大事。比如小倩,假使通过考试,她就有资格考研了。

  为视障考生提供盲文试卷,本是教育部考试中心的法定义务。早在2008年7月1日起施行的《残疾人保障法》就规定,国家举办的各类升学考试、职业资格考试和任职考试,有盲人参加的,应当为盲人提供盲文试卷、电子试卷或者由专门的工作人员予以协助。四六级考试通知里也有一份残疾人合理便利申请表,然而,去年9月报考季,小倩及其同学的盲文试卷申请并未获批。

  允许人家申请,人家申请了却不给批准,这算什么事呢?这个申请表倒也不完全是装样子,比如半盲考生申请大字试卷、提前进场就获批了。究其原因,大概是满足这些要求的成本比命制盲文试卷要低吧。没错,命制盲文试卷既需要懂盲文的专业人士,还需要特殊的制卷设备,但“额外成本”岂能成为有关部门不履行法定义务的理由?假如法定义务可以选择性履行或忽视,法律的权威何在?

  这件事更让人很难不去想象,在社会生活的各个角落,还有多少法律赋予人的权利不曾真正兑现,这些“盲文试卷”在沉睡中已经侵犯了多少人的权益,何时才能醒来?或者即便被唤醒一阵子,如何确保它们不会再度陷入沉睡?此番教育部考试中心的回应很积极,却掩盖不了小倩在维权过程中耗费的许多功夫。她毕竟是被拒绝过一回了。一次考试,就是一次机会,小倩和她的视障同学们,已经因为考试中心未能及时履行法定义务而付出了一定的机会成本,这些又该如何算?

  “我没办法保证拿到试卷就能拿到特别好的分数,但不能因为我的能力就否定我的权利。输赢对我其实不重要,我就是想要一份试卷,让今天的我和以后的视障人能够考试。”小倩确实成功“唤醒”了大学英语考试中的盲文试卷,但是以后视障考生申请盲文试卷是否就再无障碍了?现在还很难说。

  我们必须感谢“小倩”们,是他们的努力改变着世界;但所有那些沉睡的“盲文试卷”,如果都得等“小倩”们高声呐喊才能醒来,又如何教人相信,它们不会在“小倩”们转身之后,又躺下去继续酣睡呢?

责任编辑:孙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