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 : 东北网  >  东北网国内  >  国内要闻
搜 索
经不起“卖菜革命”折腾的小贩怎样了
2020-12-16 08:21:28 来源:中国青年报  作者:
关注东北网
微博
Qzone

  最近,围绕互联网巨头该不该进入社区团购的问题,成为一场各方积极参与的争端。

  社区团购早已有之,但社区团购作为一种风气,兴盛于新冠肺炎疫情的特别背景。巨头们像是在一夜之间发现了社区团购的宝藏,必欲布局、争夺为快。这种景况,似曾相识。网约车、共享单车、外卖……都有过类似的情形。菜,得抢着吃才香?

  那种认为“互联网+社区团购”不是创新的观点,我认为有失公允。事实上,这也是优势产业对弱势产业的惯性冲击。巨头们前期为抢夺市场份额,各种补贴是少不了的,消费者可能买到远低于市场价的菜。但是,一旦战局尘埃落定,社区团购业务只剩下极少“寡头”在做,消费者还能继续享受“福利”吗?不好说。想想外卖一度出现零元免费餐,可现在呢?再想想某款热门生鲜App上,很多菜的价格明显贵于市场价。

  巨头们蜂拥而上,是看准了未来赚钱空间,提前在露天电影场玩抢板凳游戏而已。这确实是市场行为,也似乎很难找出法律规则方面的问题。但是,社区团购战局,是以牺牲小摊小贩为代价的——甚至直接打碎他们的饭碗。这是我最担心的事。

  我的一位长辈亲戚,两三年前就不再卖菜了。卖菜二三十年,他养活了一家老小,过上了比较体面的生活。在网购时代,他发现生意越来越不好做了,去市场摊位买菜的人比之以往明显减少。加上年过六旬,再也承受不住每天披星戴月批菜、搬运的艰辛。我十多年前在家门口认识的一位操着苏北口音的菜贩,以买菜送葱闻名于市场。他的菜流动快,因此新鲜,很少需要喷水增“鲜”。但慢慢地,我发现,他逐步向“流俗”低头了,因为他的菜不再流动得很快,他也向我感叹钱不好挣了。最近,我发现他的摊位换人了,菜场里更是多出了几个空摊位。

  我的那位亲戚做了保安,因为他缺乏更多的谋生技能。而另一位在我小区门口开店卖水果的老汉,则开上了三轮车载客,三天两头闲着。“时代淘汰你的时候连一声招呼都不打”,也许如此。可是,让菜市场这个人间烟火气最集中的地方加速凋敝,让菜贩离场且迷茫,真的是客观规律,不可避免的吗?

  有人拿网购时代商超的不景气来说明市场竞争、洗牌的残酷和“不必同情”,但别忘了,商超还有更换思路重新崛起的机会,可绝大多数菜贩是不可能有这个机会的。

  近年来,菜品零售终端的变迁、买卖方式的改变,是实体摊贩生意逐步不好做的核心原因,而巨头们掀起的社区团购战争,刀兵相见之间,压垮菜贩中的绝大多数人——仙人打架,凡人遭殃。社区团购战争可能不是菜贩经营艰难的全部原因,却是背后的沉重推力。

  大企业要有大企业的样儿。巨头们应该重新思索“企业的社会责任”这个命题。一个企业做大了,掌握巨量的资源,应该具有不同凡响的、立志造福于民的境界,而不是把注意力盯上平民口袋里的仨瓜俩枣,盯上那些被认为过时的、低端的、合该被淘汰的贩夫走卒式生存方式。

  在舆情压力骤增的情况下,社区团购大战走向如何,很难说。但退一步说,巨头们如果铁了心一定要坚持到底、“不破楼兰终不还”的话,那是不是应该拿出更多注意力和资源,去关注弱势者的生计被打破之后的解决之道呢?

  一个大半辈子都靠卖菜谋生的人,是经不起这场“卖菜革命”折腾的。菜贩们抗打击的能力,可能要远逊于出租车司机。为了流量、份额、面子,确实可以分分钟把卖菜老李、卖瓜王婆们送回老家去,但是,接下来呢?难道都推给政府吗?(文/伍里川)

责任编辑:邱浩
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,我们立刻删除。
频道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