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 : 东北网  >  东北网国内  >  国内要闻
搜 索
解救困在手机里的年轻人 这背后蕴藏新职业、新市场
2021-08-10 08:06:02 来源:中国青年报  作者:
关注东北网
微博
Qzone
极光新闻

  解救“困在手机里”的年轻人

  95后浙江女生小叶两周前收到了父母的“特殊礼物”:每天都有一位学姐在“云端”监督她,“今天的学习任务完成了吗”。曾经宁可“漫无目的地刷社交软件”也拖延着不学习的小叶,似乎找到了学习的驱动力,两周下来,学业进度明显提升。

  走路、吃饭、乘车、购物……当代人不管在哪里、在做什么,眼睛和耳朵似乎总是离不开智能手机。“困在手机里太久了”,许多像小叶一样的年轻人,正在找回应当用在生活和学习上的时间。

  有意思的是,找回时间的年轻人,还撑起了一个小众市场。

  “如何放下手机”成了年轻人的新痛点

  今年刚从浙江科技学院毕业的小叶准备考研,但“重度拖延症”和手机成了她备考最大的“敌人”。她在学校附近独自租房,父母很不放心她的学习,偶然看到新闻报道里有“监督师”服务,便下了单。尽管小叶对此哭笑不得,但体验了两周的监督服务后,复习进度明显提高了。

  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记者在某购物平台搜索发现,许多网店专门提供学习监督服务,也不乏有经营了3-6年的老店,根据需求可以选择标准监督和强力监督。平台公开数据显示,多数店铺月销量超100单以上。一家网店客服告诉记者,他们会根据考试类别匹配相应已经“上岸”的监督师,可提供500元监督一个月、1200元监督一个季度的服务。“监督师会和客户一起制定计划,并给出备考建议,增加复习信心”。此外,监督师服务内容还可私人订制,除了监督学习,还可以监督工作、作息、减肥等内容。

  “我们首先制定了计划表,监督师会在每天早晨8点微信催我背单词,背完后需要拍照发给她,午休和晚餐结束,都会定时提醒我学习,每天也会问我学习情况和进度。”对于有拖延症还喜欢玩手机的小叶来说,一开始曾因睡过头接到监督师不断催促的电话,“监督师小姐姐很认真,我也不好意思去糊弄,慢慢的,每天都能自觉跟上进度。”

  除了人工监督,小叶也经常使用一款时间规划App,既可以为学习计划设置定时提醒,也可以线上组建“自习室”,“定时的时候不允许切换屏幕,算是变相锁住了手机。我和室友还创建了线上自习室,每天都可以看到彼此的学习时间,而且学不满5小时就会被踢出去。”

  记者浏览发现,和这款时间规划App拥有类似功能的软件,在下载平台上多达几十种,“锁住手机克服手机上瘾”是这些软件的核心吸引力。平台数据显示,小叶所使用的该款App下载页面,1.5万人为其打出了4.7分(满分5分)。

  与人工监督以及使用时间规划软件不同,正在西安交通大学读研的郑凡非,去年考研复习期间购买了一款“手机定时盒”,把手机真正“锁”了起来。“平时习惯了聊天和看短视频,复习期间实在控制不住去拿起手机”,手机盒其实就是一个配了定时锁的塑料盒。“不到时间,盒子是打不开的。锁起来的时候,电话也不能接打。”

  如今已在深圳一家创新企业工作的小玮,毕业前也曾入手过一款锁手机定时盒,“期末考试前在图书馆复习,想用手机上网查一下知识点,然后手机就放不下了,也想着用这样的盒子控制一下”。

  类似的手机定时盒,在某购物平台上销售的店铺也已多达数百家,各式各样产品价格从几十元到百余元不等,最高月销量超2000件,成为新晋“小众网红神器”。

  痛点背后蕴藏新职业、新市场

  放下手机、投入学习,是时下上进年轻人的新需求,也带动了不小的市场,从人工服务到软件,再到外部设备,商家各显神通。

  90后创业青年堵舜在设计生产“keepinbox”手机定时盒前,也曾经历考研期间对手机的“重度依赖”,“接一个电话后就会刷一会儿短视频,一两个小时时间一下子就过去了”。堵舜想推出一款产品,帮助“困在手机里”的人更自律。

  “我设想的产品,不应该是把手机简单粗暴地锁起来,这会为生活工作带来不便。我们的产品可以在5分钟-12小时内任意设置,有接听电话的窗口、充电开口和自习室静音模式,并设有紧急程序可供2次紧急解锁。”堵舜坦言,项目启动初期,尽管通过走访和调研发现了这类需求,但因为没有经验以及赶上新冠肺炎疫情,直到去年5月,第一代产品才上线销售。

  “5个月时间里,第一批生产的5000件就已经售罄了。”堵舜介绍,至今该产品已经销售了近5万件。

  作为监督店的95后店主,余本钦之前也没想到,自己刚入温州大学时注册的淘宝店铺,现在已经有两家分店,旗下的监督师达1300余名。“刚进大学时迷上了玩游戏,为了让自己自律和回归学习,也找过监督师”,余本钦想试着帮助更多需要找回自律的人,由于没有运营经验,店铺注册后就一直处于无人管理的状态。那会儿,类似的监督店铺已经有四五家了。

  直到2018年4月,他偶然发现,还是有很多人在平台搜索这项服务。于是,店铺在他手里正式运营起来。很快,他迎来了第一单,“那时候也没有定价标准,还是请同学帮忙做监督师”。2018年,他的店铺月销量有80-100单, 2019年开始出现增长,但为了保证服务质量,月订单会控制在200单左右;2020年,有监督需求的人更多了,月订单会被控制在400-500单左右。“现在,我们不仅在淘宝平台开设店铺,也会和一些教育机构合作,并在抖音、小红书等平台推广,订单量也越来越大了。”

  余本钦店铺的订单中,有父母为孩子下单的,也有大学里各种考证的学生和留学生自己下单的,还有一些上班族想监督自己一段时间的工作进度,甚至有一些客户是为了监督自己减肥、早睡早起等。

  “不仅下单客户多,每天来应聘监督师的人就有十几人。”他们会给新人一单进行尝试,如果客户满意就可以留下来。“前来应聘的监督师来自各行各业,除了学生还有一些上班族,他们通常都很自律和乐于助人”。

  余本钦自己也经常以监督师的身份接单,他会在与客户沟通后定制监督方案并进行监督,一段时间后进行效果检查。如果效果不理想,还会进行方案修订。“偶尔也遇到半途而废的客户,但大多数人都能坚持下来”。

  让堵舜惊喜的是,得到App创始人罗振宇曾在一场“启发俱乐部”活动推介了他的产品,“这是我们这个时代塑造的产品,这就是在保卫我们心中的时间,人类正在反击。”

  郑凡非坦言,尽管他购买的手机盒因为使用频率高而坏掉了,但一段时间强制放下手机的习惯养成了,也可以很好地控制自己专心学习了。余本钦则认为,“无论是找监督师,还是购买手机定时盒、下载相关App等,都只能起到辅助作用,最主要的还是要自己配合和坚持”。

  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 孟佩佩 来源:中国青年报

责任编辑:邱浩
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,我们立刻删除。
频道推荐